女子离家23年户口被注销 荆门民警帮其结束“黑户”生涯

我要评论 来源:湖北日报网 2017-04-14 浏览次数:

民警为周某做心理辅导。通讯员冯金芳 摄

民警指导周某拍摄二代身份证照片。通讯员冯金芳 摄

湖北日报网消息(通讯员韩红芝 冯金芳)“非常感谢荆门警方的帮助,我姐姐的户口和身份证都拿到了,医保、社保等手续也正在办理之中”,4月13日,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龙泉派出所在回访一个补录户籍当事人时,当事人周某的弟弟一个劲地向民警表达谢意。

23年前,湖北省荆门市一女子周某产后出现精神障碍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户口被申请注销。23年后,周某的儿子踏上荆门的土地,辗转多次,终于在荆门寻找到了母亲的亲人。但是户籍和身份问题,成了周某生活、出行的一道难题。

为此,荆门公安部门联系河南多地警方,经过近4个月的求证核查,特事特办,成功为周某补录户口和身份证,帮助周某结束了23年的“黑户”生涯。

“黑户”老妇申请“回家”

2016年12月12日,一荆门籍中年男子走进龙泉派出所户籍室,向民警出示了一份姓名为周某的老式大红色户口本、一张周某于1986年办理的手写式身份证、一张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并激动地说道,“警察同志,我找到了我们家失踪23年患有精神病的大姐,想申请给她把户口补上,请帮助还原身份信息!”

听完中年男子的叙述后,民警谭锡萍迅速上网查询周某的户口成员信息与历史变动信息。果然,电脑上显示周某的户口于1996年从户主瞿某的户口簿中被注销,并备注为:法院宣告失踪。

户口被注销21年,“失踪”23年又重新回到亲人身边,该如何还她一个身份呢?谭锡萍一边思考着如何补录户口,一边开始详细地向中年男子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据了解,周某70年代末毕业于龙泉中学后,分别在象山小学当过老师,在市二建公司、市针织厂当过技术员。1981年认识原配丈夫瞿某后随迁到市化纤厂,1981年9月其儿子瞿宝(化名)出生。孩子出生后,周某经常因家务琐事与丈夫家人发生争执。在此期间,周某出现精神失常,偶有走失。

1986年,周某娘家人见周某精神病加重,便将周某接回了东宝区民主街的娘家生活,由周家老父亲对其监管看护。可是,1993年5月的一天,正是周家老幺周小妹的婚礼,全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就在这时,不幸发生了,周某一个人从家中离开,四处游荡,周家人苦寻数年未果。

原来,周某游荡至河南省淅川县马蹬镇寇楼村冉沟组时被善良的丧偶中年男子寇某收留,第二年6月生下第二个儿子寇宝(化名)。期间,周某仅靠药物治疗精神疾病,无任何辅助性的精神慰藉,导致病情加剧。因此,寇宝自出生便随奶奶、姑妈一起生活,周某与寇某单独生活。

1999年8月,寇某因病去世。1999年10月,周某再次离家出走,游走至河南省内乡县桃溪镇彭沟村杨礼沟组时又被好心的单身汉杨某收留。同年年底,寇某的母亲和姐姐找到杨礼沟组,见周某与杨某两人相依为命,杨某白天干活时将周某带在身边,晚上更是一刻不离地看管、照顾周某。

虽然两口子生活清贫,但也其乐融融。于是,寇某的母亲和姐姐每到周末便将寇宝送到杨家玩上半天。就这样,寇、杨二家的生活在清苦与祥和中度过了17年。从1993年到2016年,因无法查实周某是哪里人,一直未予落户,并且亦无法申领结婚证,寇宝从小到大的生活费、学费全由奶奶、姑妈资助,周某的治疗费也只能从杨某微薄的收入中支出。

孝子百里寻亲终圆梦

2013年,19岁的寇宝考入了河南农业大学。每逢遇上寒暑假或者法定节假日,他都会抽出时间从郑州赶回杨礼沟组陪伴母亲周某。多年来,只要见到周某病情好转,寇宝就会耐心地与母亲拉家常,力求获取哪怕一点点有价值的线索。周某只记得自己叫“周玉某”,有时会絮絮叨叨“荆门民主街”、“龙泉中学”……

2016年7月,孝顺懂事的寇某正读大三,决定帮助母亲寻找亲人。于是,他一边发奋攻读学业,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将周某的姓名、照片整理成寻人启事投稿至荆门当地媒体,同时在个人微博、微信上推送扩散。几个月过去了,依然毫无音讯。

2016年11月,寇宝带着寻人启事从郑州坐火车来到荆门民主街,沿街一家一家店铺、一户一户住宅、一个一个角落努力地问询与寻找。“以前我没有能力帮母亲找亲人,现在快大学毕业了,我要帮母亲找到家,你们一定帮帮我!”从民主街北边到民主街南边,寇宝见人就十分诚恳地向对方讲述母亲流落至河南的坎坷经历,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寇宝到达荆门的当天下午,居住在民主街北边的的李女士看到了寇宝手中的寻人启事,意外地发现周某的外貌特征与发小周二姐家中走失姐姐的特征十分接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李女士拨通了周二姐的电话,周二姐告诉李女士自己确实有一个失散23年的姐姐,但是不叫“周玉某”,而是叫“周玉甲”,除了最后一个字的写法不同外,其他一切都十分吻合。

周二姐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弟弟周某一,很快,周二姐、周某一一起来到李女士家中。见到寇宝的那一刻,周某一就发觉寇宝无论是长相还是神态,都很像自己当年走失的大姐。接着再一比对寇宝手中的寻人启事,相貌十分相似。周某一当即判断事情八九不离十,周某应该就是自己的大姐。

当天晚上,周二姐、周某一与寇宝在餐馆一起吃了个便饭,好一阵激动和高兴后,便匆匆将寇宝送上了返回郑州的列车。寇宝顺利返校后,接下来的日子就开始与舅舅周某一频繁地利用微信互动,详细回忆母亲失踪前后的经过、交流如何正式认亲,并把周某在上海工作的大儿子瞿宝一起拉进了认亲群。

2016年12月6日,周某一开车带着周二姐、周小妹一大家人在襄阳与从上海赶来的瞿宝会合后,又一起自驾来到了河南省内乡县桃溪镇彭沟村杨礼沟组见到了周某。

周某一、周二姐、周小妹围抱着周某激动地失声痛哭,并迫切的要求给周某恢复身份。

荆门公安还您一个身份

2016年12月12日,周某一带着周某当年的老式户口本、手写式身份证,还有法院的判决书来到龙泉派出所,全权代理大姐申请恢复户口。

民警谭锡萍在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迅速与周某曾在河南省居住过的淅川县马蹬镇派出所和内乡县桃溪镇派出所进行了反复沟通,三地派出所形成了一个以特事特办为原则,依法补录周某户口的工作方案。

最终由三地派出所、一地居委会、二地村委会进行调查取证,马蹬镇派出所、桃溪镇派出所以及寇楼村民委员会、彭沟村民委员会分别出具了周某在两地辖区未入户的证明和居住情况现实证明,并通过不懈努力取得了周某原配丈夫的支持,配合龙泉派出所开展调查。

全部调查材料收集齐全后,2017年3月13日,经龙泉派出所呈报东宝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严格审核,及时将周某的户口补录在了娘家民主街的所在区域,终结了其23年的“黑户”生活。

3月20日9时,周某在周二姐、周家媳妇的陪同下来到龙泉派出所照相、采集指纹,办理了身份证快证。在户籍室里,周某一脸的乐呵,临走时,周某擒着泪,不停地说谭锡萍是她的老朋友。4月2日,周某成功地领取了二代身份证,正式告别“黑户”生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民警为周某做心理辅导。通讯员冯金芳 摄

民警指导周某拍摄二代身份证照片。通讯员冯金芳 摄

湖北日报网消息(通讯员韩红芝 冯金芳)“非常感谢荆门警方的帮助,我姐姐的户口和身份证都拿到了,医保、社保等手续也正在办理之中”,4月13日,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龙泉派出所在回访一个补录户籍当事人时,当事人周某的弟弟一个劲地向民警表达谢意。

23年前,湖北省荆门市一女子周某产后出现精神障碍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户口被申请注销。23年后,周某的儿子踏上荆门的土地,辗转多次,终于在荆门寻找到了母亲的亲人。但是户籍和身份问题,成了周某生活、出行的一道难题。

为此,荆门公安部门联系河南多地警方,经过近4个月的求证核查,特事特办,成功为周某补录户口和身份证,帮助周某结束了23年的“黑户”生涯。

“黑户”老妇申请“回家”

2016年12月12日,一荆门籍中年男子走进龙泉派出所户籍室,向民警出示了一份姓名为周某的老式大红色户口本、一张周某于1986年办理的手写式身份证、一张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并激动地说道,“警察同志,我找到了我们家失踪23年患有精神病的大姐,想申请给她把户口补上,请帮助还原身份信息!”

听完中年男子的叙述后,民警谭锡萍迅速上网查询周某的户口成员信息与历史变动信息。果然,电脑上显示周某的户口于1996年从户主瞿某的户口簿中被注销,并备注为:法院宣告失踪。

户口被注销21年,“失踪”23年又重新回到亲人身边,该如何还她一个身份呢?谭锡萍一边思考着如何补录户口,一边开始详细地向中年男子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据了解,周某70年代末毕业于龙泉中学后,分别在象山小学当过老师,在市二建公司、市针织厂当过技术员。1981年认识原配丈夫瞿某后随迁到市化纤厂,1981年9月其儿子瞿宝(化名)出生。孩子出生后,周某经常因家务琐事与丈夫家人发生争执。在此期间,周某出现精神失常,偶有走失。

1986年,周某娘家人见周某精神病加重,便将周某接回了东宝区民主街的娘家生活,由周家老父亲对其监管看护。可是,1993年5月的一天,正是周家老幺周小妹的婚礼,全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就在这时,不幸发生了,周某一个人从家中离开,四处游荡,周家人苦寻数年未果。

原来,周某游荡至河南省淅川县马蹬镇寇楼村冉沟组时被善良的丧偶中年男子寇某收留,第二年6月生下第二个儿子寇宝(化名)。期间,周某仅靠药物治疗精神疾病,无任何辅助性的精神慰藉,导致病情加剧。因此,寇宝自出生便随奶奶、姑妈一起生活,周某与寇某单独生活。

1999年8月,寇某因病去世。1999年10月,周某再次离家出走,游走至河南省内乡县桃溪镇彭沟村杨礼沟组时又被好心的单身汉杨某收留。同年年底,寇某的母亲和姐姐找到杨礼沟组,见周某与杨某两人相依为命,杨某白天干活时将周某带在身边,晚上更是一刻不离地看管、照顾周某。

虽然两口子生活清贫,但也其乐融融。于是,寇某的母亲和姐姐每到周末便将寇宝送到杨家玩上半天。就这样,寇、杨二家的生活在清苦与祥和中度过了17年。从1993年到2016年,因无法查实周某是哪里人,一直未予落户,并且亦无法申领结婚证,寇宝从小到大的生活费、学费全由奶奶、姑妈资助,周某的治疗费也只能从杨某微薄的收入中支出。

孝子百里寻亲终圆梦

2013年,19岁的寇宝考入了河南农业大学。每逢遇上寒暑假或者法定节假日,他都会抽出时间从郑州赶回杨礼沟组陪伴母亲周某。多年来,只要见到周某病情好转,寇宝就会耐心地与母亲拉家常,力求获取哪怕一点点有价值的线索。周某只记得自己叫“周玉某”,有时会絮絮叨叨“荆门民主街”、“龙泉中学”……

2016年7月,孝顺懂事的寇某正读大三,决定帮助母亲寻找亲人。于是,他一边发奋攻读学业,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将周某的姓名、照片整理成寻人启事投稿至荆门当地媒体,同时在个人微博、微信上推送扩散。几个月过去了,依然毫无音讯。

2016年11月,寇宝带着寻人启事从郑州坐火车来到荆门民主街,沿街一家一家店铺、一户一户住宅、一个一个角落努力地问询与寻找。“以前我没有能力帮母亲找亲人,现在快大学毕业了,我要帮母亲找到家,你们一定帮帮我!”从民主街北边到民主街南边,寇宝见人就十分诚恳地向对方讲述母亲流落至河南的坎坷经历,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寇宝到达荆门的当天下午,居住在民主街北边的的李女士看到了寇宝手中的寻人启事,意外地发现周某的外貌特征与发小周二姐家中走失姐姐的特征十分接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李女士拨通了周二姐的电话,周二姐告诉李女士自己确实有一个失散23年的姐姐,但是不叫“周玉某”,而是叫“周玉甲”,除了最后一个字的写法不同外,其他一切都十分吻合。

周二姐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弟弟周某一,很快,周二姐、周某一一起来到李女士家中。见到寇宝的那一刻,周某一就发觉寇宝无论是长相还是神态,都很像自己当年走失的大姐。接着再一比对寇宝手中的寻人启事,相貌十分相似。周某一当即判断事情八九不离十,周某应该就是自己的大姐。

当天晚上,周二姐、周某一与寇宝在餐馆一起吃了个便饭,好一阵激动和高兴后,便匆匆将寇宝送上了返回郑州的列车。寇宝顺利返校后,接下来的日子就开始与舅舅周某一频繁地利用微信互动,详细回忆母亲失踪前后的经过、交流如何正式认亲,并把周某在上海工作的大儿子瞿宝一起拉进了认亲群。

2016年12月6日,周某一开车带着周二姐、周小妹一大家人在襄阳与从上海赶来的瞿宝会合后,又一起自驾来到了河南省内乡县桃溪镇彭沟村杨礼沟组见到了周某。

周某一、周二姐、周小妹围抱着周某激动地失声痛哭,并迫切的要求给周某恢复身份。

荆门公安还您一个身份

2016年12月12日,周某一带着周某当年的老式户口本、手写式身份证,还有法院的判决书来到龙泉派出所,全权代理大姐申请恢复户口。

民警谭锡萍在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迅速与周某曾在河南省居住过的淅川县马蹬镇派出所和内乡县桃溪镇派出所进行了反复沟通,三地派出所形成了一个以特事特办为原则,依法补录周某户口的工作方案。

最终由三地派出所、一地居委会、二地村委会进行调查取证,马蹬镇派出所、桃溪镇派出所以及寇楼村民委员会、彭沟村民委员会分别出具了周某在两地辖区未入户的证明和居住情况现实证明,并通过不懈努力取得了周某原配丈夫的支持,配合龙泉派出所开展调查。

全部调查材料收集齐全后,2017年3月13日,经龙泉派出所呈报东宝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严格审核,及时将周某的户口补录在了娘家民主街的所在区域,终结了其23年的“黑户”生活。

3月20日9时,周某在周二姐、周家媳妇的陪同下来到龙泉派出所照相、采集指纹,办理了身份证快证。在户籍室里,周某一脸的乐呵,临走时,周某擒着泪,不停地说谭锡萍是她的老朋友。4月2日,周某成功地领取了二代身份证,正式告别“黑户”生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